李逵劈鱼9900炮
上海制造業如何重獲產業優勢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6-11-23

  新形勢下,上海開始重新關注和認識制造業在后工業化階段服務型經濟體系中的作用和定位。根據“十三五”規劃中確立的目標,制造業比重保持在25%左右,對上海而言,不僅僅是要形成2000億元的新增長,而是要以25%的中高端制造業,確立上海在國內外產業發展格局中的競爭制高點,支撐服務經濟的發展空間和增長潛力。

  內外挑戰和需求

  世界經濟發展歷程說明,后工業化階段服務經濟的快速發展,主要依靠生產性服務業的持續增長。上海也應當走這樣一條發展道路。但是,單純依靠我們自身的生產性服務需求尚難以支撐服務業增長,還需要為國內其他地區和國際市場提供大規模的生產性服務。而這與上海的制造業能級密切相關。只有高端制造在產業鏈分工中確立一定的主導權后,我們才能通過產業鏈分工,形成服務業輸出優勢。

  上海在融入國際產業分工中實現快速發展,強化了后工業化階段高端制造對服務業發展空間和潛力的支撐。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充分發揮要素優勢,融入國際產業分工體系,在承接產業轉移的外向型經濟發展中,實現了工業化的快速發展。目前,隨著上海收入水平提高,勞動力等初級要素成本、商務成本上升,土地等環境要素約束強化,中低端制造業發展優勢減弱,制造業逐漸向其他區域轉移。在這一過程中,發達國家仍然占據高端領域和環節,上海也尚未形成產業分工中的主導權,這些導致上海服務業缺乏對制造環節的影響力、引領力。

  在尚未形成高端制造優勢和服務業輸出優勢的情況下,從上海轉移出去的中低端制造業,將與發達國家掌控的高端環節和服務業形成縱向的產業分工,上海在產業分工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面臨重大挑戰。如果不能在轉型升級中形成中高端制造優勢,確立在產業分工中的主導權,支撐服務業輸出優勢,上海服務業的發展將面臨極大限制。

  上海與國內其他區域的工業化階段差異,決定了上海高端制造業巨大的發展空間和潛力。這也是國家戰略的需要。眾所周知,我國區域間工業化發展階段差異較大。包括重慶、武漢等城市在內的中西部地區仍處于工業化快速發展階段,制造業發展空間巨大。在經濟新常態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這些地區同樣需要工業化的快速發展和升級。在這一進程中,上海需要以中高端制造業發展助推服務業輸出優勢形成,并積極為國內其他地區提供生產性服務。

  五大轉變助推升級

  “十三五”期間,上海制造業發展的核心詞是“重構”。

  重構一:從重點產業領域主導產業升級,向融合型產業形態模式創新主導產業升級轉變。

  坦率地講,“十二五”以來重點培育的戰略性新興產業沒有實現預期的增長支撐,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的新趨勢改變了產業升級的方向路徑,跨產業領域和產業鏈環節的新業態、新模式快速發展。產業升級的主導方向逐步從高端產業領域和產業鏈環節為主導,轉變為跨產業領域和跨產業鏈環節的融合集成。

  特別是,網絡眾包、協同設計、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精準供應鏈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電子商務等正在重塑產業價值鏈體系;互聯網廣泛融入生產制造全過程、全產業鏈和產品全生命周期,催生了一批新技術、新業態和新模式,成為引領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驅動力。

  新形勢下,上海需要改變傳統的產業升級方向路徑,加快發展車聯網、網絡視聽、智慧醫療、大宗商品交易平臺、移動互聯網、網絡社區等跨界融合的新業態、新模式,以產業形態模式創新引領推動重點產業領域的改造提升,實現融合型產業升級。

  重構二:從重大項目帶動產業升級,向創新創業型產業生態引領產業升級轉變。

  以重大項目為帶動是上海產業發展的傳統模式。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的上海石化、寶鋼和上海大眾等項目,到20世紀90年代微電子、汽車、石化和精品鋼材四大基地建設,再到21世紀前10年的重大裝備、航空產業、核電產業、航天產業、海洋工程等,上海長期以來都把重點項目帶動作為產業升級的重要抓手。但從目前來看,上海制造業領域的重大項目在減少,而且帶動作用在減弱。

  新形勢下,上海需要形成以產業生態培育為主導的產業升級新模式,從技術環境、信息環境、政策環境、人文環境和服務平臺支撐等方面,培育有利于產業形態和模式創新的產業生態,構建有效促進創新創業的眾創平臺,逐步形成市場化與專業化結合、線上與線下互動、孵化與投資銜接的創業創新生態體系。

  重構三:從技術成果產業化為主導的產業升級路徑,向集成、協同、開放的平臺型創新體系帶動產業升級轉變。

  例如,信息網絡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不僅形成了新興技術的重要突破,更重要的是形成了技術創新推動產業升級新的路徑模式。一是集成式智能化創新。蘋果系列產品、特斯拉電動汽車、谷歌無人駕駛汽車等,都是集成式智能化創新重要范例。上海需要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技術發展方向,推動以技術組合為基礎的集成式智能化創新模式。二是協同創新。增材制造(3D 打印)、虛擬仿真、人機交互等領域的發展,使技術創新從單點突破向群體創新演進。上海需要改變依賴于單個企業的技術研發和商業化等活動,推動大學、科研機構、行業協會及其他企業等不同創新主體聯合,實現創新資源的優化配置。三是開放式平臺創新。上海需要構建消費者參與創新的開放型網絡化創新平臺,注重產業鏈上下游協同設計,集聚共享創新要素與資源,等等。

  重構四:從產品為中心的產業組織方式,向用戶為中心的跨界融合型產業組織轉變。

  上海創新轉型中的產業組織方式,已不僅僅是大中小企業規模結構和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外資企業的產權所有制結構。新的產業組織方式中不僅包括企業主體,同時包括跨領域、跨行業的產業聯盟及技術聯盟創新主體。其中,龍頭企業聯合打造的創新應用平臺,互聯網企業的第三方創新服務平臺,工業云、工業大數據、工業電子商務和眾創空間示范平臺等,都是重要的產業升級主體。它們基于互聯網的個性化定制、眾包設計、云制造等,支撐著以用戶為中心的跨界融合型產業組織發展。

  重構五:從適應性融入國際產業分工體系,向主動參與產業分工重構轉變。

  目前,依靠適應性融入國際產業分工已經難以實現中高端產業升級。理由包括;一方面,發達國家主導的產業分工體系,對后發國家的產業升級限制加強; 另一方面,制高點戰略中的上海產業升級,已經不是沿著產業鏈的高端升級,而是要在新的產業分工體系重構中確立主導權,在新的產業秩序中形成話語權。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發達國家戰略調整的重點就是把握工業化與信息化深度融合趨勢,重構產業分工體系和產業制高點,實現信息網絡技術與制造業融合,進而推動產業競爭制高點從原來的技術密集型高端產業領域主導以及產業鏈高端環節主導,向工業互聯網的參考架構和標準體系轉變。美國的工業互聯網聯盟和德國工業4.0平臺升級版,都充分體現了這種轉變。

  上海要在新的產業分工制高點形成過程中,掌握主動權、確立影響力,應當學習借鑒美國、德國的經驗和模式。我們要在國內工業互聯網發展中發揮引領帶動作用,研究制定工業互聯網整體網絡架構方案,明確工業互聯網關鍵技術路徑,在組織開展關鍵資源管理平臺和關鍵技術試驗驗證平臺建設等方面先行一步。同時,主動參與工業互聯網參考架構及標準和規范、技術研發、數據安全、人才培養、法律框架及其他需求等主題建設,有序推進與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平臺、德國工業4.0平臺升級版合作對接,在新的制高點重構中逐步形成話語權和影響力。


    上一篇: 下一篇:

    點擊咨詢

    免費電話

    7×24小時在線服務
    手機輸入:如186086xxxx
    座機前加區號:如0159xxxx
    點擊通話后,您將接到我們的電話,該通話完全免費,請放心接聽!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個人求職,埃摩森V聘

    李逵劈鱼9900炮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棒球英豪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竞彩258足球推荐 记录-快乐赛走势手机版 赛马会号码走势图 今日中国足球直播 吉林时时直播 ag真人视讯你绝对不知道的几点技巧 白小姐一肖特马开